霜雪燕地

学生党/万年不更新/杂食


23333看到太太的也手痒填了一个
(表格松梵太太那儿拿的,所以有水印)
巍澜大法好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表格制作的太太的微博ID:夜神月大吉

片段

#自家孩儿。Lx简
#简退役卧底设定

回来的路上,两人一直没有说话。
比起闹矛盾,两人更像是为了达到某种默契。
夜幕四合,百货便利店,西路公园的门匾,单元楼下贴的住房出租广告,简觉得都像走马灯似的溜了过去。
摸进自己的牛仔裤口袋,简毫不费力地将钥匙掏了出来。
“就在此分别吧。”
简尽量使自己平静地说着。
那个银色的钥匙便与铜锈斑斑的锁芯相契合,沉闷的开锁声此刻显得突兀而令人不安。
楼道里破旧不堪的灯照这他们,墙壁上留下两个一前一后的模糊身影。
此刻简的精神全部聚焦在手上的钥匙上,空气的凝滞使他心浮气躁,直到另一个人从背后抱住了他,并那人的手附上了他的手背,紧紧地握住。
简皱起了眉毛。
“……抱够了没。”
简认为已经是他背叛了他。从他在自己家里发现对方装的监控摄像头开始,他就知道,多年未见的恋人已经和他形同陌路。
即使是此刻亲密的相处,都蒙上了利息和立场的灰尘。
简本以为自己已经对他心灰意泠,但那一刻他觉得自己错了。
他是真切地听到了自己的心声,他还爱着这个人。
身后的L也没有说话,静静地抱着他,彼此温热的体温让嘈杂的夜静了下来。
简甚至想对他说:“再留一会儿吧?”
但下一刻摄像头和电椅的身影又在脑海中闪现,简瞬间掐断了这个念头。
L渐渐放开了他,夜里的空气越发冷了起来。
“晚安,简。”简听见那个人近乎问候的疏远,他明白这一切的温柔不过是自己的多情。
头顶的灯无端地闪烁了,银色钥匙也抽离了锁芯。简低低地嗯了一声,拉开房门走了进去。
L熟悉这样的场景,他看着那个曾经不服输的恋人,就这么走进房间里无边的黑夜。
沉重的大门在他的眼前带上,简的身影也消失在门里。
L冷冷地吸了一口凉气。他转过身去,抬头瞄了一眼那个忽闪忽明的灯泡。自嘲般地低下头,他整理了自己的衣领,向单元楼出口走去。
墨黑色的天边,寥落的星辰正在路灯发出的耀眼光之间隐约地闪现着。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墨岫w:

感觉很有用


季松:



随手




我不写文好多年:







拒绝熬夜从我做起:















不要脸地码一下好像超级有用哇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生日开心地早晨起床。然而好像失恋【呸。】

【维勇】盲(平行世界梗)

chapter3(1)
*维勇
*平行世界梗
*灵感来自v家《指尖春光》
*私设有
*ooc注意

"……嗯~体温也很正常。"维克托拿回体温计仔细地看着,一颗心放下了不少。
他瞥头看到靠在枕头上的黑发青年,对方正在整理衣服,还是戴着那副蓝色边框的眼镜,一副迷茫的样子。
虽然维克托不少见过勇利这样的表情,但此刻却显得如此刺眼。
其实在这之前维克托就暗暗地觉得不对劲。
从抢救室推出来的时候主刀医生分明清清楚楚地交待病人重度烧伤的事实,可是一转眼医生就改口就说弄错了,自家恋人耗发无损,只是有点低烧。
再到之前来看望的时候,恋人连眼镜都还完完整整地挂在上衣口袋,晦暗不明的白炽灯光下,他甚至还有种恋人变年轻的错觉。
[哪里出了问题?]维克托自觉幸存的同时也不由担忧。
"……那个,医…医生?"胜生勇利小心翼翼地问着眼前的人。
"……哈?"
维克托第一次觉得,世界上还有这么奇怪的事情。
————————
"勇利把所有的事情都忘了?"克里斯望着他的同事兼好友维克托,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
"何止……他连我都忘了。"维克托坐在对方办公室的沙发上,手里拿着几张胜生勇利的报告单,似乎想从中得出什么信息。
"这下可麻烦了,"克里斯端起酒杯珉了一口,他咂了咂嘴,把酒杯放在桌面上。屋里意外安静,
"你该不会欺负人家了吧?"
维克托停下手中的事,抬起头望着靠在椅子上的好友,
"别开玩笑了,克里斯。"他认真地盯着对方,放下那些报告单,"你怎么看?"
克里斯默不作声,转过身望着电脑屏幕上的黑发青年的照片,然后说:"让勇利过来,我给他安排最有经验的心理医生……"
"不……我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维克托向后倒靠在沙发上,一夜未眠的他已经不知觉地疲惫,眼睛干涩地疼。但维克托依旧尽力地在脑海里搜索所有的医学知识,只恨自己不是一本典籍!
克里斯看着那个人半躺在沙发上,也只好叹了口气,"维克托,别太为难自己。"
维克托低低地回了一声。
在他来克里斯办公室之前,他还是陪着勇利去了披集的病房。
看到躺在病床上仍然昏迷的泰国人,他的小猪哭的像一个泪人,一边强忍不住泪水一边道歉,肩膀不停地颤抖,连声线都带着沙哑。
维克托心疼地抱着勇利,对方却慌张地推开他然后礼貌地道谢?
[到底火灾之前发生了什么……]
维克托有点烦躁地闭上眼睛,把额前刘海捋到额头上。
[勇利现在就像不是这里的人一样……]
[等一下,]
[这里?]
突然意识到什么,维克托坐起身来,
"克里斯,"他望着好友,"我想我要去找勇利谈谈。"
他的好友,于是笑着望着他,"祝你好运。"
———————————
爆肝愉快。。。
本来打算晚点发。。算了。。
等会儿我去歇歇。。。(???)

【维勇】盲(平行世界梗)

*维勇
*平行世界梗
*灵感来自v家《指尖春光》
*私设有

chapter2(2)
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胜生勇利强忍眼泪,接通了电话,
"……喂?"他不确定自己的声音是不是颤抖的。
"勇利?"是披集的声音。
胜生勇利嗯了一声。
"你终于接电话了,昨晚没回寝室,你去哪儿了?"
我不是和你一起喝……
胜生勇利刚想开口,意识到不对的地方,心里像被针扎着似的,
"……我,我也不知道……披集,我……"
"……勇利,发生了什么?"对方很显然听出了自己的不对劲,"你现在在哪儿?我们来找你。"背景里是一群人附和的声音,也有一两句调侃的声音,但他都没有办法听清。
"……我不知道……好像是医院,我不知道……"
"勇利,冷静下来。"好友的声音像镇定剂一般抚平着他不安的内心,"你先出去看看是在哪儿,我们会陪着你的。"
"……嗯。"像是得到了某种保证,胜生勇利颤抖着穿上医院的拖鞋,小心地扯掉针头。然后走出门,到了仍然昏暗的走廊上。
眼前的一切太令人熟悉,病房,医院,好像他和维克托一起在这样的走廊里谈着病人,谈着周末的计划都是在上一秒。
胜生勇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本来逐渐失去的视力在现在更显得要命,视线因为昏暗的光线更加模糊不清。
胜生勇利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直到他走到一块平面图示前才停下,
然后他看着手机上还没有挂断的通话,
"披集,我在c医院的住院部里,"他对着话筒说着,"五栋二楼a区。"
"好,勇利你别乱走,到了我再联系你。"电话那头似乎松了一口气,然后说了几句其他的。
胜生勇利迷迷糊糊地看着电话挂断,然后坐在椅子上,靠着,望着那片白茫茫的天花板。他手放在右手的无名指上,尽管上面没有任何饰品。
空气中夹杂着消毒水的味道。
"勇利?"仿佛耳边又传来了那个人的呢喃,可是他一转头,身边空荡荡的一片,什么也没有。

——
()
今天大概有二更(呸)
对剧情有想法吗!来!留!言!(???)

【维勇】盲(平行世界梗)


*
*维勇
*平行世界梗
*灵感来自v家《指尖春光》和阿三(?)太太的you are in the parallel world
*私设有

chapter2(1)

一片深不见底的黑,空气也阴冷着,胜生勇利害怕地抱着自己的双臂。
眼前模糊一片,眼镜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丢了,蓦地一丝火亮起来。他像是看到了什么,但刚想靠近,火光很快变成熊熊大火。
整个世界吱吱嘎嘎开始燃烧,火串上身,胜生勇利张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腿也像灌了铅。他眼睁睁看着火烧灼而上,剧痛全身传来,渐渐被那片艳红吞噬……
"……"胜生勇利艰难地撑着眼皮子,浑身散架般地痛,脑袋也一片眩晕,他花了好久一会儿才终于集中精神。望着眼前一片白花花的天花板,不由发呆起来。
[——这是哪儿?]
胜生勇利回想起之前还在酒吧里跟披集一起喝酒……
[……醉宿吗?]可是这种快死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胜生勇利刚努力地撑起身,手臂上的一股刺痛让他不由顺着那边望过去,他才注意到自己正在医院里输液,身上穿着自己去年买的一件卫衣。胜生勇利眯着眼想努力看清药袋上的标注,但都是徒劳。
[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前的一切都让他感到迷惑。
屋外蒙蒙亮,胜生勇利估计着大概6点左右的样子。
[……不行,得给维克托回个电话,手机大概都已经被打爆了。]
这样想着,胜生勇利撑着坐起来,在口袋里翻出手机,六点十五分。上面确实有几个未接来电。
他连忙解锁,却在看到桌面壁纸时吓了一跳。
那是一张维克托的照片,照片里的他穿着玫红的演出服,一双含笑的眼望着镜头这边,像是在跳舞,背景是一片黑压压的观众席。
[他什么时候拍的?]胜生勇利冒出这个问题后突然意识到不对的地方。
他的壁纸不对。
被自己吓到的胜生勇利克制着内心的恐惧,戳来未接来电提示:
20:30 [未接]披集
21:11 [未接]披集
21:11 [未接]披集
……
接下来是几个自己不认识的名字。
胜生勇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认认真真地浏览了一遍又一遍,他甚至把通讯录也看了好几遍,可就是没有他想看到的那个名字。
一种难以言语的感觉涌上心头。
[……怎么会?]胜生勇利捂住自己的脸,强忍着内心放大的恐惧。
[关于他的一切——
——是梦吗?]

——————————————————

理科狗表示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务必指出qwqqqqqqqqq
…………
欢迎回复qwqqq

一个小小的调查

占tag抱歉x
那个,,虽然没多少人看《盲》,,但是想问一下小天使们,想看关于哪个世界的故事,,这里想乘着假期做个死,,写一个番外小福利(噫???)
一线医生维(27)x同系出身医生勇(23)
两人已订婚。勇利后来逐渐失去视力,维很担心这样x
二线冰滑维(27)x工科生勇(23)
两人只见过一面

欢迎留言ww

ps.没人告诉我我就只好继续用分享图片方式更了咯略略略(呸!!)

——
胜生勇利觉得有什么感情似乎要溢出,可他张开嘴,想也没多想地问向另一边:

——"请问你是?"
chapter1(2)
一个短暂的沉默。
对方笑着的眼里浮现着一种不明的神色,但很快消失,胜生勇利甚至没有办法解读这个波动。
但男人还是随后开口,语气里充满着一股疲惫却有撒娇的意味,
"……勇利这么快就忘了我吗?"
"这样我会很伤心的。"
眼前这个斯拉夫人说出这样直白的话,却意外没有让人厌恶的感觉,一副似乎在怀念什么的模样,他冰蓝色的眼眸和棱角分明的五官恰到好处,很难不让人心软。
"……啊?……抱、抱歉……"胜生勇利红着脸低下头。
……这简直是在犯规!
他明明连对方的身份都不能确定。
"对不起,我……刚刚看花眼了……"胜生勇利一边模棱两可地解释着一边消化着目前的情况。
男人低声嗯了一声,然后慢步走到胜生勇利的身边,俯看着身前的人,微微紧绷的身躯,白皙的颈和微长的黑发。脸红红的,连耳根也有淡淡的粉。他的眉头皱着,似乎在努力思考着什么。
[我的小猪真可爱。]
男人这样想着。
当听说正在抢救的火场幸存者有自家恋人,他吓到手里的杯子也滑落碎成了一片。那是他第一次那么恐惧一个人的死亡,经过了一晚上的徘徊与辗转,他根本没法入眠,然后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醒来,就匆匆赶到病房,现在小猪奇迹般的耗发无损令人惊喜,只是……
他低下头在他的耳边轻轻呼了一口气:
"勇利?"
"哇啊啊!!"胜生勇利立刻像一只离弦的剑,吓得撞上了男人的肩然后吃痛地向后倒在床上,
被撞者也微微皱眉,但仍然是笑着揉着肩,笔也弄得咯咯作响,
"wow,看来恢复得不错嘛~"
胜生勇利似乎有一种对方就要发怒的错觉。这时,他才注意到对方已经站在跟前,深色书本的封面标注着xx医院,还有男人白褂上小小的姓名栏,上面用英文和日文同时标注着一个俄罗斯人的名字。
"……维,维克托?"胜生勇利试着小声练习那个发音,但都被听了去。
"嗯?"维克托轻轻地哼了一声,那音调却不能让人感到安心。
"……我,脑袋很疼。有点,不记得发生了什么。"胜生勇利连忙找着话题,然后捂着自己的头,"……你能告诉我吗?"
维克托依旧微笑着,放下笔和本子,弯腰双手拉住黑发青年的。
"……在理清这些之前先检查一下身体。"他小心地把对方扶起来。
"……嗯……"胜生勇利看着那张只在咫尺的脸,所有的害怕与疑惑意外地渐渐减退,对方若有若无的呼吸和发丝都让他心猿马乱。于是赶紧配合着坐好。
维克多取过口袋里的体温计,视线扫过胜生勇利不合身的病服,克制住了拥抱的冲动,却无法制止地顺着衣袖望下去,最后停留在了胜生勇利的右手无名指上。维克托不找痕迹地收回异样的眼神,继续叮嘱着胜生勇利小心行动,把温度计塞到腋下。
可眼神却不住深邃起来。
——这个人的手上,
没有戒指。
————————————
……更新愉快。。
好累。。感觉我可能会撑不住了qnq
剧情奇怪地走向??明明我本意是"我惧光她目盲"???(呸!)
总之作死爆肝。。。
以及提前祝新年快乐
欢迎留言w

chapter.1
*私设有
*维勇
*平行世界
另一个平行世界中俩人未相见

——我在哪儿?
胜生勇利睁开眼后脑中冒出的第一个想法。
他恍恍惚惚地盯着眼前一片白茫茫的天花板,脑袋恶痛地炸成一团,似乎想从中获取点什么信息都是徒劳。
思绪和记忆越理越乱,像一团带刺的乱麻。
……发生了什么?
四周静得可怕,也没有机器传来的滴滴哒哒。胜生勇利试图起身,于是一阵刺痛从手臂传来。他急忙抬手,才发现自己手上的针管,愣了半拍才意识到自己躺在一张病床上,眼镜放在一旁,身上已经被换好了病服,输液架上的药液是满的。看样子似乎是迷迷糊糊被人抬过来的。
屋外淡薄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撒得一地的树荫。
——已经是早上了?
记忆回溯到昏迷前一秒,下午下班后,自己还在独自一人坐在公园里望着天空中飞过的鸟,那只羽毛白得耀眼的鸟停在离他最近的枝头……
然后眼前就直接黑了过去。想到这里瞬间脑袋也拉扯着,
"……好疼!"他抱住自己脑袋。像是意识到什么,摸索着床边的眼镜,戴好后才发现四周空荡荡的。连病床边的柜子上也没有任何物品,以及的衣服和手机不见踪影。眼前的电视中黑白一片吱啦吱啦地闪着,很显然没有频道。
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些,摁下床头的按钮后依旧没有人回应,屋内屋外都寂静地可怕,胜生勇利甚至开始怀疑这里有没有人。
"请问有人吗?" 他不安地大声问着,但依旧没有回应,只有他自己的声音显得格外突兀。
胜生勇利有点害怕起来。
他想跑。
于是一狠心拔掉了针头,翻身急忙在床底找着鞋。当他成功地找到自己那双黑色的球鞋并拿起急于穿上时,一个轻快的男音打断了他。
"啊~早安勇利~醒了吗?"
胜生勇利一抬头,便和那个门口的银发男人四目相对,清晨和煦的阳光将他紧紧包围,勾勒出健壮的身姿。他穿着白色的大褂,手里拿着一只签字笔笔和深色的书本。英俊的脸庞上那双蓝色眼眸像一片汪洋,只是似乎多了些疲惫,可依旧让人移不开视线。
但令胜生勇利感到尴尬的是:
这个人在看着我!!!!!
他不经意呆着,脸上泛红,似乎有那么一瞬间忘记了刚才的一切。
胜生勇利觉得有什么感情似乎要溢出,可他张开嘴,想也没多想地问向另一边:

——"请问你是?"

————————————

太太们轻喷qwq
感受一下理科狗的文笔和剧情(呸)
本想想了一个很文艺的名字和剧情but好像毁了qqnnnqqqqq
嘤嘤嘤,想写医生老维和异世界的小天使(呸)
总之
求!回!复!qnqqqq